首页 > 返回列表

把她日出好多水好爽太紧了 舌头伸进去添的我好爽高潮

“老板,我先听听看。”于途无声的说道。


苏何点点头,于途就靠在门上,仔细的听了起来。


不一会,于途回头说道:“里面有声音,但是不是很大。”


招待所的房间里有人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


没什么声音,也无法说明什么。


或许祥伢子是被捂住了嘴巴,更甚至是,可能是受到了乙醚这一类的化学物品的攻击,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

一个孩子,面对大人,肯定是没有反抗的能力的。


苏何想了想,说道:“对面有一栋大楼,好像是百货商场。你去对面看看,是否能看到这边。”


其实这个房间离苏何住的房间并不远,就在几个房间的隔壁。


苏何问道:“这里,是不是花青她们住的房间?”


就在隔壁,花青她们好像就住在隔壁。


这绑架祥伢子的人,就住在他们隔壁?


苏何心里有一阵后怕,还好每个房间里,都有安保在,要不然,晚上被人摸进来,那不是很危险?


于途点头:“这里好像是花青带着小南瓜还有包姐她们住的房间。”


他说着,知道苏何的意思:“我让花青她们上来。从窗户那边爬过去看看。”


这个时候,国内的装修,还没有什么铝合金的外窗什么的设计。


都是一个窗户,有的就是直接用玻璃镶嵌在框架上。


这种玻璃,还不是钢化玻璃,而是普通的玻璃。


直接一拳头下去,就能将玻璃打碎,伸手就能进来将窗户打开的那种。


于途刚走没多久,花青就带了两个人上来。


屋里面传来声音:“外面是怎么了?你去瞧瞧。”


苏何连忙示意花青打开门,他们进了门,轻轻地关上窗户。


那人打开门,没有看到外面有什么情况。


这个房间是开了窗户的,虽然开窗透气是应该的,但苏何还是有些后怕。


这要是晚上被人摸进来,那小南瓜她们不是危险了么?


苏何的听力不错,他的身体得到了加强,五感都有不同程度的加强。


他站在窗户旁边,打算听听隔壁说的话。


他看窗户旁边的台子上,还有一块镜子,苏何顺手拿起,利用角度问题,看看对面。


他发现对面没有开窗户,这才放心的探出脑袋。


对面于途已经到了,打了个手势,

表示对面没有关窗帘。


也是,大白天的拉上窗帘,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,这里有问题吗?


“大哥,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?”


“不等着,还能怎么办?”


苏何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声音,其中一个,比较粗犷。


苏何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
一下子,没想起来。


陆陆续续的,有一些对话,苏何听到了一些关键词。


牛,以前,偷。


苏何突然想起来一个人,以前在南竹村偷牛的那一个。


那个时候,还和村里的三手里应外合的。


后来苏何把人给送进去了。


这会儿,他猛然想起来了,他得去对面看看。


他记得,当时是有人和他说了,那个人被送往监狱的时候,遇到了事故,后来逃了。


该不会,就是那个人吧?


他当时见过这个偷牛的,他要去看看,到底是不是这个人。


他记得那个人的样子。


从房间出来,下楼。


陈物远还问道:“怎么样?可是找到了?”


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们都封锁了这个招待所,不让人上去,免得有人通风报信。


苏何点头:“就在我们房间的隔壁。”


“啊?”


陈物远都吓到了,那个绑架祥伢子的人,居然就住在隔壁?


这?


这个招待所,因为承接了这一次的羊城招商会的事情,所以只能是参加这一次的招商会的商人才能住进来。


另外,还有一些外地来的大院的人。


毕竟,参加这个大会的人,都是为了地方的经济,会有大院先生带队。


苏何拉着陈物远到角落里,陈物远还奇怪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
苏何把自己知道的说了一下:“我猜,是之前那个逃犯。就是偷牛的那一个。”


偷牛是很大的罪,再说了,还不只是一头两头,那是把南竹村的所有牛都给偷走了。


之前是被判了刑,后来发生了一点事情,被人给走了。


陈物远严肃的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
那个人有些穷凶极恶,这要是真的是那个人,那就麻烦了。


特别是,如果是那个人,祥伢子就有危险了。


苏何点头:“我这就是去对面的百货商场看看。那个房间没拉窗帘,可以看到里面


。”
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
两人一起过来,路上遇到了于途,苏何让于途先上去。


“先不要冲动,找机会再做个计划。那个人,我可能知道是谁。”


虽然这个刀疤男很可能不是幕后之人,但是他动的手,双方之间还有之前的那个仇怨。


苏何不相信,那个刀疤男会如此简单的放过祥伢子。


对方或许是要钱,但可能更想要伤人。


来到对面的百货商场,很快找到了对面的窗户,苏何朝着对面看去。


虽然有个五六米远的街道隔着,但苏何还是很清晰的看到了对面的房间。


这个时候的玻璃,还没有那种里面可以看到外面,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那种。


当然也有一些是那种形状有凸起的玻璃,透视的功能不太强。


不过其中也有几块玻璃是透明的,可以透过玻璃,看到里面。


只不过可能是因为角度的问题,看不到太多。


“那是?”


苏何眼角一缩,陈物远急忙问道: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
“刀。”


如果没看错的话,那应该是刀的反光效果。


陈物远和他换了个角度,很快就看到了刀的反光。


谁没事出门带刀?


国内是管制刀具的,不允许随意的带刀。


陈物远点头:“看起来,还不是普通的刀具。这应该是管制的刀具,对方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。”


之前因为角度的缘故,没有看清楚里面的人。


这会儿,换了一个角度,那里面的人还走动了一下,苏何很快就看到了里面的人。


那一道刀疤,他认得。


“果然是他!”


苏何说着,又看到了那床边摆着的一个箱子,还看到了一条腿。


这条腿不算大,就在箱子的一角,蜷缩着。


“那!”


苏何差点没忍住:“果然在里面,看起来,应该是来找我麻烦的。”


他只是没想到,那刀疤男这么久了,居然还真找回来了。


陈物远看到,也是皱起了眉头:“不管怎么说,今天绝对不能被他逃走了。这刀疤以前还带了一个人一起逃走,看起来,应该也在那房间里。”


苏何是真的有点担心了,这人显然是来报仇的。


虽然这人自己偷牛在先,苏何也只是为了保护村里的财富。

但这种人,是讲不清道理的。


“嗯?”


他刚才看那蜷缩着的身体,好像动了一下。


苏何心中一动,知道祥伢子可能是醒了。


这人要留着祥伢子,所以没敢一直关着箱子,至少不能被憋死。


祥伢子这是可能是被乙醚一类的东西给迷晕了。


但根据个人的体质不同,苏醒的时间不一样。


祥伢子这是苏醒了吧?


苏何有些担心,可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

他有没有枪械,而且普通的枪支,准头也没有那么大。


至于弹弓?


要在打碎了玻璃之后,再解决里面的人,苏何觉得自己恐怕没有那么好的准头。


他没有尝试过这种事情。


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石头敲碎了玻璃,他的弹道也会发生改变。


何况弹弓的速度恐怕根本无法完成这个任务。


好在过了好一会,苏何都只能看到那条腿微微的移动。


这应该是有些麻了,所以在活动一下身体。


好在他没有继续动,但接下来,只要有人盯着,很容易就看到他的身体在动。


这刀疤男是个心思缜密的,未必不会发现。


必须要闹出点动静来,吸引这刀疤的注意。


苏何和陈物远回到招待所,提出要有人去闹出点动静来。


苏何提议:“装作客房服务,屋里的被子应该没换吧?”


现在的招待所,没有换客人之前,被子不会给你换的。


这一点,还是有点需要进步。


但这一点,正好给了苏何机会。


可一下子,人选成了问题。


于途提议:“我去吧。”


那个开小差的同事也是想要将功折罪,想要去帮忙。


但都被苏何否定了。


“对方显然是冲着我来的,那个刀疤男之前在我们村偷牛,被我举报的。对方显然是来报仇的。他就住在咱们房间的隔壁,我竟然都没有察觉到。这人肯定在暗地里观察很久了。你们是我身边的人,肯定被发现了。”


叶恒道:“要不然,我去吧。”


苏何又摇头:“还是算了吧。你这身体,也是没好多就,这手无缚鸡之力的。你上去,不就是还一个人质,或者是两个人都到他手里了?那更麻烦。”


花青也想去:“最好是一个女

人过去,这样,对方不会有太多的顾忌,也不会太在意。”


苏何道:“你也不行,他们既然也去抓苏玉成了,肯定也注意到了你。”


花青摇头:“我说的是新来的同事。她是最近才来的,这一次也跟着过来了。苏韵,快过来。”


苏韵走了过来,苏何都不得不感慨,苏韵的颜值很高。


她时候最近才加入到九鼎集团的,面孔肯定是生的。


看起来,也一点都不像是当过兵的,皮肤也是细皮嫩肉的。


苏韵笑道:“你可别看我这样,你这样的,来上五六个,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
苏韵的自信很高。


于途微微摇头,老板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。


若是近战,他都不敢说绝对能拿下。


至于这个苏韵,也是一样。


至于远战,老板手里各种手段,还有那弹弓,简直是百发百中,苏韵未必是对手。


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。


苏何是很相信她们的水平的,不过招待所的这个客房服务,也不是普通人能做的。


苏何拉着几人到偏僻的地方,开始对苏韵做起了培训。


“接下来,遇到问题,就要靠你随机应变了。你一定要做到,吸引他们的注意力。最好是把人吸引到门边。我试试看,能不能从窗户那边过去,把人给抱出来。”


于途道:“还是我去吧。我之前看到屋里好像有刀具,万一发生点什么,就麻烦了。”


苏何又道:“除了从旁边,我们还可以从楼上,拿绳子吊着放下去。一旦得手,迅速让人从上面把绳子拉上去。”


好一会,才算是培训完成。


苏韵也是被赶鸭子上架,她也有些自告奋勇,要不然花青也不会举荐她。


她换了工作服,这衣服很朴素,但苏韵穿着,就显得很是娇俏。


这样的外貌,说她以前当兵,很多人都不信。


不过这样也好,充满了迷惑性。


这个时候,也没有电梯,也没有后世那样,推着一个车子过去。


苏韵提了一个箱子和一个桶子,手里拿着毛巾就过去了。


她站在门口,开始敲门。


苏何站在花青那个房间的窗户旁,随时听到隔壁的声音,就开始行动。


楼上,于途也已经随时待命。


只要有需要,他立刻从上面跳下来,进入到那房间里。

这种作战方式,他们以前也是有过的。


招待所的宾馆并不算太结实,他如果从上面下来,直接踹了窗户,很容易进去。


就是怕玻璃飞溅,把祥伢子给伤到了。


里面,刀疤男和另外一个男人还聊着,还好这会儿,招待所门口没有积压太多人,都被陈物远带着人劝说着,给带走了。


苏韵其实也有些紧张,但到了实施的时候,她才完全的恢复了正常。


这件事情太紧张了,太重要了。


她必须要保证自己不会坏事,那可是一个孩子的性命。


咚咚咚。


苏韵在门口进行着规律的,不算急切的敲门。


再急切,也要伪装成镇定。


“谁?”刀疤男有些皱眉,他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。


“我去看看。”那个小弟说着,将手里头的烟头按下,起身过去看看。


“谁啊?”小弟并没有开门,他们是做什么的,自然知道。


还有那个给钱的人,都说了,一般来说,不会有人找过来。


“客房服务的。客人,我来收床单,还有收拾房间的。给你们一个更好的居住环境。”


.


/


更多精彩内容

上一篇:

下一篇: